世界人满为患。

请留下顺畅的岁月,放弃悠游的风,恋上时间。感受一点一点生命的流逝,如果可以,在逝去的时候留下只言片语或者去拥有自觉清高的魄力。


如果我会,爱上一件事,像疯子一样,那么我希望那会是文学。如果能够再具象,我想我会爱上塑造人物的感觉——那是不显怀的生命的孕育。


有一场很长很长的试要我去考,题目未知,内容不限。我希望尽量拉长考试时间,好答得更充实饱满与厚重。

没必要活得那么紧张,冥冥之中,这些紧张都会忘却,留下的只是顺畅的岁月。

我曾经在光下守候,爱过所有的光芒,它们刺痛,它们热情,它们躁动,狂乱地四散,发散到所有的角落。我如何才能在时隔二十年的今日,再次俯身,去虔诚地守候一束光。

雨像是下了两重,一重隔着距离的——是声势浩大的管弦乐;一重近在咫尺——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鼓点。

如果我是一颗露珠,我将吻醒我的玫瑰

©想不出来
Powered by LOFTER